昆仑鸿星万科龙的2019/20赛季:云开月渐明,同志仍需努力 - Kunlun Red Star

昆仑鸿星万科龙的2019/20赛季:云开月渐明,同志仍需努力

2 3月 2020

与里加迪纳摩比赛结束的第二天,万科龙队主教练弗雷泽早饭之后就坐在万豪酒店的一楼大厅里,与即将离开的球员们纷纷道别。


与六个月前常规赛开始时不同,万科龙队本赛季的征程如同戛然而止的乐章,猝不及防也遗憾不已。几个小时前,球员们还在为季后赛做着最后的努力;几个小时后,他们已经洗去悲伤,与众人告别,然后各奔前程。


“抬起头来,抬起头来,”面对着赛后弥漫在整个更衣室的失望情绪,以及垂头不语的球员们,弗雷泽这样说道。“我们这一年很艰苦,而且这是个强硬的联盟。我们从深圳开始,一路下来打了三十几个客场,还有三十几场一球之差的比赛。


“你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个联盟,我感激老将们为此做出的贡献。还有那些过去一段时间没有上场的球员们,我对你们没有意见,我爱你们,我爱这支球队的所有人。所以,抬起头来吧。



弗雷泽口中“没有上场的球员们”主要指的是布雷和米勒。前者在赛后作为球队代表给“赛季最佳球迷”颁奖,然后身着半身球衣在众目睽睽之下穿过寂静的更衣室,略显尴尬地走回到座位上;后者则一身便装地站在门口,表情复杂。


米勒的赛季得分停留在31分,尽管与叶劲光和王泰勒并列全队第一,但可惜的是,这名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前锋在1月13日主场与西伯尔的比赛中受伤,受困耳石症状态起伏不断;在万科龙队第二次效力的布雷44场贡献19分,效率远远低于2017/18赛季他在中国球队拿下得分王的时候。


事实上,布雷本赛季最佳状态出现在最后一个主场系列赛,他在与喀山、哈巴罗夫斯克的三场比赛中每场打进一球。在飞往芬兰之前,布雷打趣道,自从他开始穿上球迷赠送的特别礼物—红色福袜后,连续三场获得进球。但一切在客场开始后变得不同,万科龙队17号五场比赛仅贡献一个助攻,同时正负值持续走低,最后遭到冷藏。



作为球队在休赛期的一笔重要引援,布雷并没有完全兑现他的期望值。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沃尔斯基与马约内身上。


“有时候,球员们会突然失去手感,他们无法在体系中找回自我,我尽力去帮助他们,尽可能地让他们比赛,希望他们找回状态,但没有成功。”弗雷泽说道,布雷和沃尔斯基正属此类情况,但马约内却又不同。


“从他(马约内)第一天来到这里,他始终无法找到上个赛季的状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完全不像他自己了,甚至差的很远,我们只能裁掉他。


因此当夏天的几笔重要引援陆续宣告失败时,赛季中期的补强成为了万科龙队的关键命题。显然,这也极为考验生涯首次担任总经理的斯科特·麦克弗森。



出于对后防的考虑,麦克弗森早在10月便签下了斯普劳尔与莱茵哈特,二者很快便发挥出作用。随后,史密斯-佩利在五连胜期间加盟球队;两个月后,万科龙签下欣卡鲁克。


尽管赛季中期的补强效果不错,但新加盟的四名球员以及从丝路联盟上调的斯克沃考斯、麦锦文,依然无法填补沃尔斯基与马约内留下的角色空缺。失去了两名被期望成为攻防两端领军人物的球员,使得万科龙队只得在现有阵容内培养替代者,同时开始走平民路线。


缺少明星球员,这意味着在某些胶着的比赛里,在某个关键的时刻,没有人能够挺身而出,救球队于水火。比如最后九连客的前两场比赛——对阵小丑和斯巴达克。


从领先到落后,当全队都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当大部分球员开始质疑自己能否获胜时,需要有明星球员站出来,迅速稳定军心。



“我们需要最优秀的球员带领我们走出泥潭,同时激发他的队友。”弗雷泽遗憾地说道,“叶劲光每个夜晚都在努力拼搏,他需要帮手。另外一些球员遭遇了伤病,当他们回来后,却无法像之前那样做出贡献。


弗雷泽也坦承球队本该赢下那两场关键的比赛,那么接下来的客场系列赛甚至本赛季或许会有一个不同的结果。


“那两场完全是我们的错,那些不必要的犯规帮助对手找回状态。当比分领先时,你必须毫不留情,一旦你让这种级别天赋的球队找回感觉,你就再也无法让他们停下,是我们将胜利拱手相让。



毫无疑问,“季后赛”是过去三个赛季万科龙队的关键词。在尝试了北美风格、欧洲体系之后,俱乐部再次明确了继续北美化的路线方针,同时队史首次续约了主教练。而这一切行为的目的,都是为了重返季后赛行列。


但关于季后赛,弗雷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们的确非常接近季后赛,但问题在于,就算我们(以东部第七第八的身份)进入季后赛,面对有着主场优势、经验丰富且又快又壮的喀山雪豹或者先锋,我们依然有很多方面都有待提高。”弗雷泽说道,“能进入季后赛固然更好,但我们目前还没有做好在季后赛有一番作为的准备。


弗雷泽的想法,是通过本赛季发现、解决问题,在休赛期提前补强,然后在下次进入季后赛时,球队的准备会更加充分。“我希望下赛季,我们能够强势地进入新年后的赛程。”他这样说道。



事实上,如果俱乐部不断大面积更换球员、教练,那么对于每一个成员,每一个新赛季都将会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球队需要改变去变得更好,但当变化过多时,这就成了问题所在。


“过去几年,球队几乎每个赛季都在重建,这对俱乐部非常不利。”弗雷泽继续说道,“今年我们会留下大概15名球员的核心团队,再添加一些拼图。我们需要在中区强势起来,需要找到能够分球的中锋,同时打进更多进球,我们还需要引进两名能够为进攻提供支援的后卫。这样下赛季会大有不同。


在KHL经历了一个完整赛季的锤炼后,弗雷泽表示自己正在熟悉这个联盟,了解其他球队的体系,球员的风格打法,学会怎么去和裁判打交道。而在下赛季将怎样调整现有阵容时,他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我们打算下赛季做一些混合。我们需要那些有着KHL经验的球员,他们身材高大,同时有着速度优势,而且重要的是,他们懂得这个联盟的规则,”弗雷泽表示。



在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那种因为没能进入季后赛的失望情绪,以及因为即将告别的伤感氛围,被弗雷泽称作“永远不想再经历一次”。


“下个赛季有很多人不会再见到,看着他们的脸,我真的希望能够更多地帮助到他们,这对所有人都是一个艰难的时刻。


万科龙队在KHL的第四个赛季结束了,对于很多球员来说,这是他们在KHL的首个赛季,同时也是第一次在一个赛季里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


由于签证原因,万科龙队错过了在车里雅宾斯克的“州长杯”季前赛,这导致球队原计划的8场季前赛少了一半;接着球队来到深圳,在冰球世界的最南端完成了6个主场比赛,并在十月之后重回北京;而由于疫情的影响,最终不得不踏上为期一个多月的客场之旅。


“在中国打球有很多挑战,但我们试着把这些变得轻松,”弗雷泽笑着说道。


在这跌宕起伏的六个月的征程中,华裔球员这个特殊群体也在继续进步。34岁的队长叶劲光依旧凭借31分位列全队得分榜榜首,而与他并列的,则是今年从北美回归的华裔小将王泰勒。作为一名KHL新秀,王泰勒展现出了绝佳的技术和出色的意识,他已经成为球队进攻端的核心力量。


同样作为新秀的,还有福将、韦瑞克与亨特,他们也都度过了一个出色的赛季。福将作为锋线箭头,在冰上始终保持着昂扬的态度;韦瑞克作为三四组的中锋,以及少防多的成员,有着极强的终结能力和韧性;而亨特则为全队的比赛带来了强硬的精神,同时他在力量房里的态度也令人称道。


作为球队里三个赛季的老兵,骆嘉的成长令人欣喜,从一名四组的角色球员到球队首发,这名华裔中锋的进步令所有人感到惊讶;在弗雷泽看来,建安有能力成为一名单赛季20+进球的球员,“他有着一切技巧,他需要把天赋兑现成每晚的进球,这个夏天,他需要练习自己的射门,每天重复100次,直到找回射中球门的上角的感觉。



刘杰、麦锦文这两名刚刚从大学毕业的球员,各自在KHL的首个赛季便收获了进球。但弗雷泽表示他们仍然需要历练,去赶上这个联盟的水准。


弗雷泽也打算让简国辉在下个赛季承担更多的责任,“从我来到这里,我就非常喜欢他的打球方式,他很强壮,作风强硬,打球充满碰撞,他是一名以身作则的领袖。


尽管袁俊杰和沈嘉磊在赛季开始前遗憾地遭遇大伤,但两人都在努力跟队恢复,展示了非常职业的态度。袁俊杰也在赛季末段回到球队训练。下赛季我们将会在球队阵容中看到他们二人的身影。


那么,弗雷泽究竟想建立一种怎样的球队文化,或者说他想把万科龙队打造成一支什么样的队伍?


“我们想让人们看到一支充满纪律性、竞争性和令人感到激动的球队。除了胜利之外,我们不接受任何事情。我们想创造出这样的环境——球员们愿意每天来到冰场,他们热爱训练,愿意为球队胜利付出一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