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国辉专访 | 把人生当做一门生意,并不仅仅想做一名冰球手

21 12月 2018

简姓,启籍于范阳(今河北涿州),后一支迁徙至四川、江西,另一支入南粤,遍及台湾、广东、福建等地。


在索契季前赛时,我向当时还叫Victor Bartley的简国辉问起他是否有中文名字,华裔后卫说道:“伙计,这我得去问问我的母亲,她给我起过一个,但我忘了。”


一天之后,他拿着手机来找我,屏幕上显示着“简国辉”三个字的繁体写法——那是他妈妈从加拿大发给他的。这一瞬间很有趣,这个血管中流淌着一半中国人血液的家伙,盯着这三个无比陌生却代表着自己身份和家族的汉字,全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他努力地模仿我的发音,不停地重复着,想要把它们印在脑子里。


我自己姓简,来自中国,但我们居住的地方华人非常少,因此我也希望他(简国辉)能够传承一些中国的文化,这也是我给他起这个中文名字的原因,”简国辉的母亲这样说。


96871dc7 26c4 4ba2 a3b8 92b20610ca20


当越来越多华裔球员从世界各地来到昆仑鸿星万科龙队时,你会发现一些共性——他们都在努力地寻找着身份认同感。他们是球队中的“Chinese players”,他们对自己的中国血统娓娓道来,好像在讲述一个家族传承的故事,有时这又像是在解答自己心中的疑惑。在建安、海云、赵传礼、叶劲光这些颇有国学气息名字的背后,都是上世纪一段段海外华人的奋斗史。


简国辉的母亲是中国台湾人,她在20世纪70年代去加拿大留学,在那里结识了简国辉的父亲,婚后生下了简国辉和他的哥哥。她平时在家周末会给两个儿子做中餐,炒面是简国辉和哥哥的最爱。每逢春节,妈妈也会给哥俩各包一个红包。后来,简国辉的外公也搬到安大略省和他们同住,尽管幼时的简国辉不会汉语,但他会说“阿公,吃饭”、“阿公,打球”这些简单的日常用语。


安大略省的冬天都是零下30度左右,简国辉家的前院一晚上就结满了冰,小简国辉会和附近的小伙伴一起在院子里打球滑冰,一滑就是九、十个小时,而阿公则担任他们的门将。每天早上,简国辉他们都会去叫阿公起床打球,阿公则会用福建话说:“等一下啦,阿公刚刚起来,还要去上厕所。”


9岁时,简国辉去现场看了第一场NHL的比赛,但那场比赛留给他的印象已经不深了。“说实话,我不是很热衷于进球或者组织进攻,我喜欢看球员们在板墙边上碰撞,那是我打球的原因,就是去撞击对手,”简国辉说道。


14岁时,简国辉的父母让他尽快从足球、橄榄球、冰球等好几项运动中做出一个抉择,简国辉决定把冰球作为自己的主项。“从此以后每年我都在参加训练营提升自己的球技,15、6岁的时候你需要坚持正确的道路,不断地训练,好的事情就会发生,华裔后卫这样说,“对我来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成为职业球员,这只是时间问题,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工作,做了一切能做的事情去实现梦想。”


在中国,大多数的家长并不热衷于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为职业运动员,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在成绩上有所收获。简国辉的妈妈也同样如此,她希望儿子可以从事律师、医生这些体面的工作,但最终仍把选择权交给了孩子自己。


“加拿大教育孩子的方式比较开放,所以我也入乡随俗,我让他参加很多其他的项目。Victor(简国辉)从小就很独立,他总有自己的计划,我们也乐于看他自己成长,”简国辉的妈妈说道。


独立,也正是简国辉的性格特点之一。在万科龙队里,不同于带头大哥式的叶劲光,简国辉常常喜欢独处,他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在飞机上看电影,很少像其他人那样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我从来都是一个独立的孩子,我不需要被人们簇拥着,我经常一个人做事,或许你会管这叫做孤独,但我的确很享受这种孤独,”简国辉这样解释道。


事实上,这种性格也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b0b849b3 a166 4998 8538 a48720ccfca1


职业生涯的第二个赛季,21岁的简国辉正效力于AHL的布里奇波特响虎队,第八场比赛他拉伤了肩膀,随后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恢复休养,这也使他很难在北美其他球队获得机会。在经纪人的建议下,年轻的简国辉决定前往瑞典的二级联盟效力。


“开始的时候糟透了,每个晚上我只能上2分钟,我当时想:‘我的天啊,我的职业生涯还没开始就这么结束了。’突然有一天,我对自己说道,‘XX,不要再抱怨了,只管打球就好。做你想做的事情,做能让你高兴的事情。然后那个赛季我开始了逆袭,到最后结束时我是那个联盟后卫得分榜的第二名。”


随之而来的还有机会。


简国辉当时决定在瑞典再待一个赛季,但在飞回温哥华后他接到了经纪人的一个电话。“他(经纪人)在电话那头大笑不止,我说:‘怎么了?’他说:‘我给你拿到了几支球队的邀请。’我当时其实并不想再去签什么AHL的合同了,只能拿着4万美元左右的薪水,”简国辉回忆道,“他说:‘不,我帮你拿到了几个NHL的邀请。’这我真的没有想到,因为九个月前,我甚至在北美没有立锥之地,这对于我是一个极大的改变。”


至今,简国辉都把自己的NHL首秀当做最美好的冰球回忆。尽管和纳什维尔签下两年的合同,但球队第一个赛季把他放在AHL的密尔沃基海军上将发展,在那儿的还有现在万科龙队的队友泰勒·贝克和迈克尔·拉塔。


“第二个赛季纳什维尔突然把我征召上去,那是在主场与埃德蒙顿油人的对决。我当时只有24岁,心里充满畏惧,那场比赛我打了17分半。当我最后一次上场和对手在底角附近对抗时,我突然意识到:‘XX,我可是正在打NHL啊。’那场比赛我一直都有些畏首畏尾,但我们还是6-0赢了。”那场比赛的数据单到现在仍挂在简国辉家里的墙上。


事实上,简国辉原本可以在上个赛季就和万科龙队签约,但因为其他原因搁浅,他也重回瑞典联赛打了一个赛季。在今年夏天,他接到了俄罗斯经纪人的电话,当对方提到昆仑鸿星万科龙队对他很感兴趣,并且需要他的护照号时,简国辉知道,这一次事情真的发生了。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很高兴的,对于我有一种归根的感觉,”简国辉的妈妈说道,事实上,直到上个月,她才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至少他可以多学习到一些中国的文化。”


关于简国辉来到万科龙队的第一个故事是,在赛季前里加的30分钟跑体能测试中,他最后累到呕吐,像一头受伤的北美棕熊一样倒在地上。


“我从没像那天一样去挑战自己的极限,我当时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简国辉说道,“在北美球员们很少跑步,我们更多地是在冰上活动。”


尽管这是他在KHL的首个赛季,但简国辉依然交出了35场4球4助攻的答卷,尤其是赛季前两场比赛的连续进球,更让所有球迷眼前一亮,对这名新加盟的华裔球员充满期待。


“KHL的球队喜欢控球。在瑞典,所有人都是以每小时300英里的速度在滑行;在这里,他们打得更加聪明,给对手设置的陷阱也更多,谁拥有更长时间的控球,谁就能获得更好的决定比赛的机会。这个联盟有很多家伙只要愿意都有资格去打NHL,但NHL更具有对抗性,速度也更快。”简国辉在对比这NHL、KHL和瑞典联盟时这样说道。


职业球员的生活是枯燥的,一个个雄性荷尔蒙旺盛的家伙们每天在一起训练、比赛、旅行,似乎每个人都没有什么不同。但与其他人相比,简国辉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还是一名房地产商人。


f4113d0d 7194 474b a383 dd891fe201c9


“六年前我开始了这门生意,我当时24岁,那是我在纳什维尔的第一年,我需要租房。在我租房的周围有两所大学,那种每年学费就需要五六万美元的昂贵大学,同时那儿有很多不错的单独公寓在售,我知道家长们都希望孩子可以生活在安全的环境,我觉得我可以靠这个赚一笔。”简国辉说道。


具体说来,他买下那些条件优质的独立公寓,以三五年的期限租给类似于Airbnb这样的企业,每个月用回收到的房租和自己的薪水分期付款。事实上,优质的房源一直都有升值的空间,而高昂的房租也已经足够覆盖每个月的还款。


简国辉透露,他在北美拥有9处这样的房产,而这些房产每个月都在给他产生现金。在他看来,对于职业球员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退役后无所事事。“每个运动员都有很多闲钱,但他们应该懂得如何利用。退役后他们在银行也许有着五六百万的存款,但他们没法继续挣钱了。”


仅仅有发现商机的嗅觉远远不够,商业本身就是一门复杂的学问。简国辉从高中之后就直接开始了球员生涯,因此在训练比赛的闲暇时间,他就像一块海绵似的不知疲倦地汲取着知识。


“我每天都在忙着给自己充电,我读各种各样的新闻,去学习金融方面的知识,了解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我意识到自己并不只想被当做一名冰球运动员,我还想成为一个商人,一个顾家的男人我每天都在阅读,想着如何挣更多的钱,如何用钱生出更多的钱。”简国辉说道。


在赛前来比赛的路上,简国辉通常习惯喝两杯咖啡,同时收听广播,关于理财,关于房地产,关于如何挣钱和存钱,学习减免税的政策。这个家伙很清楚的一点是,冰球生涯总有一天将会结束,他需要为以后的日子打算。因此,简国辉会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经验,帮助那些前来请教的人们,这也是他的客户基础,同时他也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律师、股票经纪人、税法专家、财务顾问等等,一应俱全。


“我是那种想一年挣5000万美元的人,如果我挣到这么多,我又会想着去挣一个亿,永无止境,所以我一直不停地学习,成长,”简国辉直言。


每天早上,这名华裔后卫4、5点就会起床,因为那正是北美地区的工作时间;而在比赛结束后,他也会回家处理一些电话和邮件,“我每周都会给公司打个电话,看看市场有什么最新的动向。”


明年6月,简国辉和他的妻子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想必这也会成为这名父亲令一个赚钱养家的额外动力。


“我把人生当做一门生意来经营,这也是我一直想告诉人们的,重要的并不是你能挣到多少,而是你能留下来多少,”这名华裔后卫这样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