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场比赛之后,华裔七君子交出了一份怎样的KHL成绩单 - Kunlun Red Star

20场比赛之后,华裔七君子交出了一份怎样的KHL成绩单

14 10月 2017

  (本文写于昆仑鸿星与阿斯塔纳雪豹比赛之前)

  在KHL的第二个赛季不知不觉便已度过三分之一,这期间,昆仑鸿星曾位居榜首傲视东部,也曾遭遇连败饱受质疑,但随着赛季的深入,这支球队渐渐地形成了他们自己的风格——顽强,凶悍,极强的韧性。球员之间的化学反应也愈发剧烈,而更让人欣喜的,则是球队中华裔球员的显著成长。

  在此之前,他们的人生各不相同,有人来自大学联盟,有的则来自职业小联盟,有些则从未在北美之外的地区打过冰球。他们之中,有的是初出茅庐的新秀,有的已是征战多年的老将,还有些人则名不见经传。

  但血脉之中的某种联结将他们从世界各地带到了这支球队,那是一种内在的联系,关于民族,关于本源,一种无法抹去的印记。而他们也在有意无意之中,自我选择与历史选择之间,承担起一个民族的使命,即使他们才刚刚开始真正融入这个民族的文化。

  节奏紧凑的赛程,一轮接一轮的客场旅行,一趟又一趟的午夜航班,这些华裔球员们在迅速了解着彼此,也在适应、接受着他们祖先的文化。现在他们只是昆仑鸿星的职业球员,但在五年之后,他们或许会成为同一支国家队的队友,也许在那时,他们会更明白胸前的五星红旗意义谓何。

  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5年,这也是中国冰球颇具战略意义的首个“五年计划”,从少年培训到青年联盟,从职业男冰到职业女冰,这项运动在国家机器的运转之下正如火如荼地在这个广阔的国度展开。“我们在为此(北京冬奥会)打造阵容,并不仅仅只是出现在那里,而是真正地能与其他球队竞争,去赢下比赛,”昆仑鸿星助理教练伊戈尔·克拉夫丘克这样说道,“我们有五年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全世界范围搜罗优秀的华裔球员。”

  昆仑鸿星目前阵中的7名华裔球员,他们每个人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现除了对于五年后北京冬奥会的向往,而到了那时,他们有些正处于当打之年,有的已是生涯暮年的老将,究竟能否代表中国出战尚未可知,但他们已经搭上了这列飞速奔驰的列车,同时也在推动着中国冰球的发展。

  建安

  建安是目前昆仑鸿星进攻一组的前锋,这位出生在加州此前曾在NCAA、AHL以及捷克联赛打拼的华裔球员已是本赛季昆仑鸿星进球最多的前锋。但KHL的菜鸟赛季对于建安也非一帆风顺,随着状态的起伏,他也经历了从一组到二组到三组再重回一组的升降,而他的位置也从熟悉的中锋被调整到了左边。对于这些变化,27岁的建安表现得非常职业,他表示:“我尽量不去关注这些事情,我能做的,就是聚焦于场上的表现。”

  五年之后,建安也将32岁,伊戈尔表示,自己也无法确定建安是否会是五年之后中国队的先发中锋。“因为还有一些球员在NHL打球,还会有年轻人不断被选中,现在,他是我们球队的头号中锋,如果想成为中国队的一号中锋,他还有一段路需要走,”伊戈尔说道。

  27岁的建安仍旧具有巨大的潜力,他可中可边的属性,以及扎实的滑行技术都为自己提供了继续进步的空间。目前,他是球队的进球王和第二得分手,未来,他或许将是为中国队顶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叶劲光

  在冰球数据网站eliteprospects.com上对于叶劲光有着这样一段描述——“叶劲光是一名速度很快、勇敢的边锋;他的风格直来直去,并充满了身体对抗,但是他在进攻视野以及体能上还有所欠缺。”

  昆仑鸿星的助教鲍比对此表示反对,这位迈克·基南的左膀右臂对叶劲光的了解则更多。“叶劲光和我的儿子都在波士顿大学,所以我看过他在大学的比赛,”鲍比说道,“当他来到这里之后,我发现他比我想象中还要优秀,更有技巧性,说明他一直在提升自己。”

  事实上,叶劲光本赛季已经为昆仑鸿星打入5粒进球,他充满身体对抗的风格也总能为球队的锋线提供额外的冲击力。因此,叶劲光也是迈克·基南在强打时的爱将。

  对于已经32岁的叶劲光来说,五年的时光或许太远,届时他也将37岁。但正如鲍比所说:“显然,国家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就像我说的,他是位领袖,尽管他年纪会增长,但总会有一个位置属于他,一组二组或者角色球员,他的经验会帮助到我们。”而目前对于叶劲光最重要的,则是保持自己的体型和身体状态以及出色地完成当下的赛季。对于这个年纪的老将,在技巧已几无提升空间的情况下,身体才是他们最需要注意照顾的地方。

  袁俊杰

  作为球队中上赛季为数不多的留队球员,袁俊杰正在快速成长。上赛季这位华裔后卫为昆仑鸿星出战60场,打入3球,而如今赛季仅仅度过三分之一,这名球队“老将”已经收获了两次进球。

  与上赛季不同的是,袁俊杰正在适应他的新位置。“教练有时会让我上去进攻,但在对方强打的时候也会派我去防守,”袁俊杰表示,攻守兼备正是这位华裔球员的特点。“他非常聪明,知道如何跑位,也知道该怎么打,”助教鲍比在谈到袁俊杰时这样说道,“他很年轻,有着光明的未来和前途,他是这个级别里优秀的远动员,同时他也正在获取许多宝贵的经验。”

  毫无疑问,袁俊杰将会是北京冬奥会中国男队的主力,五年之后29岁的他也正处于自己职业生涯的黄金年龄。但助理教练鲍比对他的显然有着更为严格的要求,“成为一名职业球员,这意味着你需要做许多工作,在冰上如此,下冰之后的工作也并不容易,对于袁俊杰,这是非常需要学习的地方。”

  “他只需保证自己每天都能努力训练,奥运会必然有他的位置,到那时他的年纪也正好合适。但他不能把这一切想得理所当然,他必须更加刻苦才能达到那个位置,”鲍比说道。

  赵传礼

  助理教练鲍比把赵传礼和骆嘉比作昆仑鸿星本赛季的“最大惊喜”。赵传礼本身就颇具故事性,他最终放弃了在华尔街的工作,拿起球杆,完成自己职业球员的梦想。

  本赛季,赵传礼常常作为进攻四组的右边锋出现在球队的阵容之中,与之一起搭档锋线的,还有骆嘉和袁俊杰,或许迈克·基南也想借此培养华裔球员之间的默契。作为大学生球员出身,赵传礼似乎多了一些内敛,球场之上也并不张扬,而在场下,他的脸上也总是挂着一副谦逊的笑容。“他很出色,是一名强壮的球员,同时攻守兼备,争球也很好,”鲍比这样评价赵传礼,“等到冬奥会的时候,他正当年,一定会扮演重要的角色。”

  事实上,赵传礼正代表了球队中那些默默无闻、任劳任怨的球员。他们从不是镁光灯追逐的焦点,更不是球队的领袖,属于他们的高光时刻少之又少,但这种球员却会坚决执行球队需要他们做的任何事情,他们是整支球队能够平稳运转的基础,我们也常常称之为“团队精神”。

  骆嘉

  骆嘉此前效力于加拿大的大学联盟USports,球队今年夏天在温哥华发掘到了他,而在此之前,用助教伊戈尔的话就是——“我们根本没有听说过他。”但现在,骆嘉已经成为球队中的顶级争球手,并且他还在不断地学习提高。助教鲍比给了骆嘉许多建议——场上场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同时骆嘉也会和教练一起研究录像,试图吸收汲取到更多。

  伊戈尔最欣赏骆嘉的一点是,他的头脑。“他善于利用头脑打球,他知道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位置然后做正确的事情,这点非常重要,”伊戈尔表示,同时他也认为骆嘉的较小的身材打前锋完全没有问题。

  “他还年轻,会变得更加强壮,并且他每天都在学习,长此以往,他会代表中国出战东奥运的,”伊戈尔最后说道。

  海云

  在与拉达队比赛的第一节,海云在一次滑行中摔倒,这也造成了他如今的膝盖伤势。“当时我听到了‘咔哒’一声,”海云在回忆时说道,“但我当时并没有感到多疼。”赛后,海云接受的MRI显示——韧带撕裂,这种伤病可以选择保守治疗,也可以选择手术,但后者康复的时间往往较长。因此海云还没有决定如何治疗,他想回到美国进行复查之后再做定夺。

  职业生涯的前五个赛季,海云是在欧洲度过的,他在德国和瑞典的冰球联盟打球。“那儿的收入还不错,”海云这样说,“当我听说在中国有机会时,并且待遇更好时,我就过来了。”

  尽管海云在昆仑鸿星的机会很少,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养伤和板凳上度过的,但鲍比认为,这种事件反而能够看出一名球员的品质。“许多没球打的球员常常会沮丧灰心,但他却比任何人都要练得刻苦,”鲍比说道,“我很难过这种球员遭遇了伤病,因为他正在赢得自己的上场机会,他拥有无与伦比的态度,是一个好孩子,希望他能早日归队。”

  五年之后,海云也将34岁,随着越来越多海外华裔和本土年轻球员的涌现,海云代表中国出战的机会也充满了不确定性。“还有五年,我不敢百分百确定他会成为其中一员,因为毕竟还有很多现在十七八岁的孩子,到那时他们将二十二三岁,或许会让我们大吃一惊,”鲍比这样说道。

  段仕能

  一支冰球队的第三门将,通常意味着并不太多的机会,他们能做的,只有努力地训练以及等待自己的机会。段仕能目前的处境正是如此,他是排在埃里贝里和卡胡宁之后昆仑鸿星的第三门将,尽管他的距离上场还有不小的距离,但他每天都在努力。

  “他的起点相比埃里贝里有一段很大的距离,但他每天都想学习,都想变好,”昆仑鸿星门将教练贾克科·瓦卡玛这样评价段仕能。在加盟昆仑鸿星之前,段仕能与骆嘉同样效力于加拿大的大学联盟USports,在被昆仑鸿星选中之后,他先是在VHL的黑龙江队打了1场比赛,接着便上调昆仑鸿星。

  “他需要努力工作,同时保持耐心,让自己达到KHL以及欧洲的顶级水准,”贾克科直言不讳,“他要保证自己在得到机会时,一定能做好准备。”除了在冰上的训练之外,段仕能还会与教练一同观看录像,而五年之后的奥运会,也是他的梦想。

  在谈到冬奥会中国的先发门将位置时,贾克科认为现在还为时尚早。“我不知道,因为还有好几年,但他有着很大的机会,显然他现在是中国最优秀的门将。”

  “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而这也取决于他自己。”贾克科最后说道。

  92场比赛,14个进球,12个助攻——这是昆仑鸿星7名华裔球员本赛季截止目前在KHL交出的答卷。数据或许微不足道,但却意味着一个开始,哪怕仅仅是迈出了小小的一步。

  毫无疑问,他们将在有意无意之中带动这项运动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发展。这帮球员现在或许仍不为国人所知,但五年之后,当他们身披中国队球衣在《义勇军进行曲》之下征战时,他们将成为英雄,他们会激励一代人的前进。

  也许就在某个瞬间,一粒种子就在观众席上一颗幼小的心灵里面落地发芽,让一个孩子暗暗下定决心——“我想成为这样的冰球运动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