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专访|彪悍人生 最强门将的完美主义 - Kunlun Red Star

球员专访|彪悍人生 最强门将的完美主义

15 10月 2018

零封,指在一场比赛中,守门员封住对方所有打门,对手没有得分。这在体育赛事中,是专属于守门员的数据,是完美主义者所追求的荣耀。

 

上赛季CWHL,莱缇在七场比赛中零封对手,这项数据在所有门将中高居首位。 在她大学四年里,她不仅两次帮助球队问鼎NCAA总冠军,并且完成了43场零封,打破了NCAA女冰的零封历史记录。在今日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对阵多伦多怒火的比赛中,莱缇拿到了她新赛季的首次完美零封。

 

“每场比赛,我的目标都是,零封对手。”

 

不是每一个冰球门将都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诺拉莱缇有。

01/

身边的人告诉我,冰球是男孩子的运动”

 

在芬兰男子俱乐部挣扎了三年的莱缇,总算在中国找到了归宿

 

 

 

四岁的莱缇,第一次接触到冰球,并深深爱上。莱缇的哥哥比她大三岁,她的父亲也是哥哥所在的冰球俱乐部的教练。于是,小女孩莱缇一个人跟着哥哥的冰球俱乐部训练,打比赛。然而,她身边女孩子却都在玩芭比娃娃,没有人愿意陪她打冰球。幼小的莱缇问她的母亲:

 

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个打冰球的女孩子么?”

 

只是,冰球是男孩子的运动呀。”

 

直到长大后,莱缇才逐渐发现志同道合,热爱冰球的女生,但是在芬兰没有青年女子俱乐部。来美国上大学之前,莱缇一直在男生俱乐部里打冰球。大学毕业之后,莱缇在国家队集训的同时,还需要在美国明尼苏达的一所冰球学校教课,打工挣钱养活自己。这样疲于奔命的生活,让莱缇分身乏术,心力交瘁,无法百分之百投入到比赛当中。

 

在参加2014索契奥运会之前,莱缇甚至还去了俄罗斯的一个女子俱乐部。她从一月打到四月,中间顺便在索契参加了奥运会比赛。虽然俄罗斯俱乐部愿意支付莱缇足够的薪水,但是这个联赛的比赛非常少,很不激烈,程度较低,不是她想要的比赛状态。于是她给她的粉丝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她说到:

 

如果我之后不能在一个有竞争力的职业联赛中打球,我可能会考虑挂靴退役。如果美国,加拿大不能组建全职业的联赛球队,女子冰球是没有未来的。”

 

美国,加拿大没能做到的事情,中国做到了,昆仑鸿星做到了。

 

在来中国之前,莱缇在芬兰的男子二级冰球联赛中打了三年,这使她成为第一个在男子二级联赛出战的女守门员。这三年对于球队和莱缇来说都非常不容易。一个男生更衣室中,突然加入一名女运动员,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不方便的;男子运动的激励对抗,共容易造成门将受伤;除此之外,莱缇还需要加倍努力去消除男女运动员之间的差距来证明自己。

 

而如今,无论是去年的深圳昆仑鸿星,还是今年的深圳昆仑鸿星万科阳光,中国深圳已经成为了她的第三故乡。正是俱乐部对球员无微不至的照顾,才让莱缇在今年平昌冬奥会比赛时,无后顾之忧,全心投入,帮助芬兰队夺得铜牌!

02/

一个好的门将,需要85%的意志加15%的技巧”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莱缇对自我的要求十分严格

 

 

 

 

莱缇,有一种深到骨子里的自律和拼命。

 

她从来不会吃任何高热量的食物,纵使各样的美食诱惑也动摇不了她。训练的时候,她不喜欢被进球,会自我反省。她总是在正常训练结束后,自己加练,把自己的训练过程录下来,一一分析。对她而言,打球更像是一种修行。

 

“经过这么多年的比赛训练,我发现很多门将她们在训练中表现不错,一上场就不知所措,”莱缇说到,“一个好的门将,需要85%的意志力加15%的技巧。我一直在告诉中国门将,你需要专注在对手的下一次打门,过去的就过去了,无论你已经救了多少次门,也不能让已经发生的事情影响你。很多门将在丢球之后,意志心态不坚定,会想太多,反而影响了接下来的比赛。”

 

在上赛季的比赛中,由于队伍里只有两组后卫轮换,队员体力透支,门将莱缇承受了防守上的很大压力。今年后卫线上,人数增加到7人,队员在轮换中能得到充分的休息和恢复,莱缇在门前的压力有所缓和。莱缇自己很清楚,一个好的门将,在冰球比赛中,若运用不当,就是一把双刃剑。

 

作为一名门将,我最怕听到球员对我说,莱缇,有你在门前把守,我们在防守上就放心了。因为队员一旦有这样的心理,她们就容易在回追的时候有所松懈。但是今年,我们球队明显比去年进步很多。大家都在尽好自己的责任,处理好自己的球。现在,队友们都在拼命保护我。站在她们的身后,我感到很放心。”


03/

不知还能不能打2022,说不定我会站在中国队的教练席指导中国门将”

 

已经参加了四次奥运会的莱缇,似乎想以另一种方式参加北京2022

 

 

 

 

14岁加入国家队,15岁参加奥运会,连续四届参赛,拥有数不清的荣耀和奖杯,这样天才般的境遇并非人人都有。

 

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时候,是2006年都灵冬奥会。那时我是所有国家冰球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自己表现的怎么样也记不清了。直到四年后温哥华冬奥会,我才感受到紧张和压力。但是我在索契的表现很一般,输给瑞典的那场比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年平昌冬奥会,莱缇再次带领芬兰队重返领奖台,回忆起自己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唏嘘不已。

 

“2022北京冬奥会,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打,说不定我会站在中国队的教练席,指导中国门将。”4年后,莱缇33岁。通常对于门将而言,她们的职业身涯要比其他位置的球员更长一些,“这都得取决于我能否在技术上有所突破,守门这个职业,每年都在进化,都在改变。但事实上,很多守门员是做不到与时俱进的。如果我能不断挑战取得胜利,并且保持健康的话,也许还会再打一届。”

 

莱缇经常说,现在她的身份,是她职业身涯目前最重要的身份。她可以在做好球员的同时,指导中国球员,帮助她们成长,宣传并推广女子冰球,这让她所做的一切更有意义。

 

“你别看莱缇外表酷酷的,她的内心十分热情。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中国门将王雨晴说到,“在训练中,她时常纠正我的姿势,细心的告诉我该怎么判断球的位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