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若奔雷的先锋以及他们的疯狂主场,皆是万科龙队求而不得的事情 - Kunlun Red Star

迅若奔雷的先锋以及他们的疯狂主场,皆是万科龙队求而不得的事情

25 9月 2018

在塔波拉试图建立的体系中,速度是四项要素之一。


“做KHL最快的球队”也是芬兰人甫捷克集训之初就提出的立队原则。但面对侵略如火的先锋时,两支球队的速度高下不言自明。赛后发布会上,塔波拉在恭喜对手获得胜利后也主动承认,“先锋队是这个联盟最快的球队。”

在冰面之上,速度是一个相对的事情,先启动的比后启动的要快,直线加速比转身倒滑要快。万科龙队并不慢,但面对先锋令人窒息的前抢时,犹豫、逡巡不前、害怕失误等情绪使得后卫们难以抓住转瞬即逝的反攻机会。



第一节前五分钟,步步紧逼的主队几乎一直把战火压在万科龙队的门前。门将拉祖申高接低挡,短短几分钟内便做出了七八次扑救。最终先锋队利用远射率先破门,东部第二对倒数第二,一边倒的场面,似乎又将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失利。


领先后的先锋依旧牢牢控制着场面,但万科龙队利用一次反击改变了比赛局面。捷克中锋默特尔打进了他在加盟中国球队以来的首个进球,这名上赛季捷克联赛的得分王、此前饱受伤病困扰、在球队一直踽踽独行的家伙,终于兑现了教练组对他的期望。


“我们要去掌控比赛,而不是站在那儿看,”塔波拉在第一节休息时说道,“我们要有战胜对手的勇气和自信,让我们打得再简单一点,保持交流。第一节我们有很多机会,首先利用防守创造出那些机会,然后把握住它们,我们就距离进球不远了。”


赛季进行到现在,似乎第二节比赛总是万科龙队打得最出色的一节。双方的节奏依然很快,就像是已经到了末节最后三分钟的争夺。在这种高速的对抗中,最忌讳的就是失误,其次就是一方被带入另一方的节奏之中。这相当考验球队平日训练的质量,以及球员之间的熟悉程度,先锋队除了潮水般的进攻外,防守时,他们惯常派出三名球员在万科龙队的守区逼抢。他们喜欢驱赶对手走向板墙附近,在中路看似留下大片空白,实则等待对方后卫在压迫之下的向前一传,接着中路收缩,完成陷阱。


第二节最后两分钟,万科龙队前场丢球,先锋没有任何停留立刻由守转攻,利用二打一完成破门。事实上,这也是影响比赛走势的一球,如果两队能带着平局进入最后一节,塔波拉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我们打得很努力,但还欠缺一点耐心,”第二节节间,走进更衣室的塔波拉说道,“他们向前的长传非常多,而我们要在中间设下陷阱。前锋要去接应后卫,我们在蓝线后的丢球太多了。我们的进攻很有威胁,但如果没有球权我们什么都做不了,甚至没法换人。现在不要去想过去还是未来,专注于每一个回合,专注于胜利。”

最终,在先锋整场比赛的不断施压下,万科龙队后防还是出现失误,主队乘机扩大比分。尽管随后贝克打入本赛季万科龙队撤门之后的首个入球,但最终先锋打空门得手杀死比赛。


“我们第一节没有为那种节奏的比赛做好准备,1比1之后我们给了对手太多轻易的机会,当这种级别的球队打进三四个球时,比赛会很艰难,”塔波拉说道。


事实上,除了先锋队的速度外,他们的主场氛围同样给万科龙队制造了麻烦。狂热的球迷一直聒噪着,令这个并不太大的场馆不断升温,板凳席上的塔波拉不得不使用更大的声音和球员以及教练组交流。一刻不停歇的鼓声和助威声,更是刺激着鼓膜,同样是一场比赛,却要花费你更多的精力。

在Instgram上,一位先锋球迷说,“希望我们两队都能早日回到主场”。原本在鄂木斯克的球队由于场馆维修,本赛季暂时搬迁到巴拉希哈,但他们的球迷同样随着主队迁移。赛前奏国歌时,望着观众席上那一排排高举着鹰头队标的孩子、老人、男男女女们,何其壮观。


说到这儿,想起一件小事。


在万科龙队本赛季的首个主场,三林体育中心满满当当坐了三四千人。当里加迪纳摩打进第一球时,球队装备师安德烈看着这些观众问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为什么里加进球他们却都在开心?”


问题的答案并不难,但当我向他解释时竟一时语塞。我不知从何说起,这个问题似又涉及了太多太多这场比赛之外的东西。


“或许我们都在路上吧,”我这样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