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鸿星大比分不敌SKA 进攻之外伤病问题影响巨大 - Kunlun Red Star

昆仑鸿星大比分不敌SKA 进攻之外伤病问题影响巨大

7 8月 2018

“他们在玩弄我们,在嘲笑我们,第一节比赛我在场上只看见一支球队在打球,就是那支蓝色的队伍,”首节之后,昆仑鸿星万科龙队教练尤西·塔波拉在更衣室大发雷霆。

正如塔波拉所言,昆仑鸿星打出了或许是季前赛以来最糟糕的一节比赛。圣彼得堡陆军在开场34秒后便拿下第一分,他们的配合行云流水般顺畅,球员们在场上似乎能够随心所欲地停球、配合、转身、启动、射门。整个第一节的前5分钟,昆仑鸿星没有一次打门。圣彼得堡的球员只需几次传球,便能切割开中国球队的防线。

诚然,两支球队在实力上有着不小的差距,但对于尤西·塔波拉来说,心理层面的懈怠和胆怯才是最可怕的。

事实上,就在第一节,昆仑鸿星的替补席上静悄悄的,安静得出奇,只能听见几声来自塔波拉的“Defence harder(努力防守)”的呼喊。所有球员的情绪就像被瓶塞堵住了一样,他们在板凳席上身体前倾,无比地关注比赛,但无一不禁声失语。

场上的昆仑鸿星球员都在喘着粗气,他们死死盯着自己的防守人,那些本该轻巧自如的技术动作,全都变得僵硬迟缓。首节还有7分14秒,SKA远射破门,拿下第二分。

“我们要用防守带动转换,从中寻觅战机。如果时机不对,我们把球控下来,不要轻易送出球权,”塔波拉在第一个节间休息时说道。

“现在正是决定我们是一支什么样的球队的时刻,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改变比赛,所有人,我指的是这个更衣室里面的所有人!”

第二节比赛开始不久,昆仑鸿星便获得了一次多打少,之后转化为一次37秒的五打三。前五分钟,昆仑鸿星一扫此前的颓势,他们将战火保持在SKA的半场,连续不断地打门,但被对手死死守住。次节还有6分钟,瑞典前锋伦德获得一次直面鸿星旧将埃里贝里的机会,但他的射门被门柱拒绝。4分28秒,圣彼得堡陆军扩大比分,将分差拉大到3比0。此后尽管昆仑鸿星再次获得多打少的机会,但始终无法终结进攻。

“当我们内心强大时,对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第二节的比赛证明了这点,”塔波拉在更衣室鼓励球员时说道,“但现在还不是对自己满意的时候,这永远是一个只关乎比赛结果的运动。”

末节前十分钟,双方你来我往,但圣彼得堡陆军始终略胜一筹。第三节还有10分23秒,SKA前锋的远射从鸿星门将拉祖申的两腿之间打进,四球的分差已经宣告比赛的结束。不到一分钟之后,双方在一次拼抢中爆发冲突,昆仑鸿星夏天新签的中锋亚历山大·皮卡德与SKA前锋大打出手,双双受罚。最后32.6秒,圣彼得堡的球员在昆仑门前垫射得手,利用多打少再进一球,也将比分锁定在5:0。

“第二节我们的防守有了起色,对手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然而我们需要加强五打四、五打三时的效率,如果我们能够利用多打少得分,这场比赛就会不一样。没有理由,我们会继续前进,”塔波拉在赛后说道。

不同于许多铁血风格的冰球教练,芬兰人尤西·塔波拉更加儒雅。他总是会在比赛日穿上得体的西装,也从不会站在板凳席后脏话连篇。即便是在赛后关起门的更衣室里,在这样一场五球的失利后,他仍然试图去激发起球队的斗志,或许这也是他一直想要建立起的球队文化。

“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你们和对面的那些球员没有什么区别,第二节就是很好的例子,”在赛后的更衣室里,塔波拉这样说道。“现在抓紧时间恢复,我们明天还有一场比赛。今晚九点半我们全队开会讨论下第一节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在战斗。那个时候,我不想说太多,我更想听到你们的声音。”

但目前,还有一个比失利更令人担忧的问题在困扰球队——伤病。在与圣彼得堡的比赛中,建安和叶劲光两名华裔前锋都伤愈复出,但上一场被撞到肩部的沃罗比则缺席了比赛。同样肩部受伤的还有先发中锋迈克尔·拉塔;而在与SKA赛后,另一名中锋皮卡德被检测出脑震荡,将缺席下一场和雅罗斯拉夫尔火车头的比赛。

这也意味着,昆仑鸿星在中锋位置上的人员已经捉襟见肘。根据教练组公布的阵容名单,明天与火车头的比赛,建安将会进入先发,华裔边锋尼克尔斯会打三组中锋,另一位上赛季在VHL表现出色的华裔边锋胡杨则进入四组锋线,搭档骆嘉和赵传礼。拉祖申依旧会是先发门将,孙泽浩则担任他的替补。此外,另一名华裔球员袁俊杰仍然因伤无法上场。

眼下,昆仑鸿星即将迎来背靠背与雅罗斯拉夫尔火车头队的比赛,尤西·塔波拉也在尽全力带领这支队伍从低落中走出。在球队会议之后,昆仑鸿星万科龙队能展现出何种状态,或许正如塔波拉所言——“将决定了我们会是什么样的球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Kunlun Red Star